杏吧_性吧_sex8_杏吧有你春暖花开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×

选择推广文案

【我和保洁阿姨的故事】【第十八章 野战吐真言】【作者:999hitman】

https://www.wechatilne.space/?x=0

×
进入直播间
来啦
3898
查看: 2093|回复: 3

[职场风云] 【我和保洁阿姨的故事】【第十八章 野战吐真言】【作者:999hitman】

[复制链接]

等级:Level 7

17

主题

36

帖子

111

积分

Level 7

积分
111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30 01:07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|

杏吧有你,春暖花开!马上注册,看更多精彩内容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逍遥情羽 于 2020-3-30 08:20 编辑

    【性吧原创】春暖花开,性吧有你。欢迎加入性吧论坛.com——原创作者:999hitman

      第十八章  野战吐真言

      姐妹骂战偃旗息鼓之后,二女默默离去。我倒又混成了孤家寡人,躺在酒店的大床上思绪纷乱,原计划是孙阿姨半夜摸进酒店房间陪我的,结果却等到了她妹妹孙雪兰。关键我作为躺枪者,唯一的好处就是跟她妹妹名不正言不顺地发生了肉体关系,我回忆刚才那场激情性事,过程貌似还行,现在细品却如同嚼蜡。说句自损的话,就好比猪八戒偷吃人参果,没琢磨出滋味,就吞进了肚子。性吧首发

      翌日清晨,我去小洋楼接孙阿姨,开门者竟是陈杰,他告诉我其母招呼没打就拿着包离开家,还说如果公司同事过来寻她,就让我自己开车回城,而小姨孙雪兰一早就去镇上的茶室忙活了。我问陈杰以前放寒暑假,他们母子是如何往返两地的,陈杰说镇中心其实有长途车站,去邻近大城市的班车差不多每小时发一趟。

      告别陈杰,我掏出苹果手机查看时间,幸好未达整点,便按导航指示驾驶SUV找到镇中心的长途客运总站,将车暂停于出口处,一溜小跑进入候车厅搜寻。时间尚早,等候班车的乘客稀稀拉拉,我远远瞧见孙阿姨发丝杂乱,面容憔悴,浑身衣服也没替换,裙摆下那双肉乎乎的腿可怜巴巴地裸露,茫然失神地背着单肩大黑包坐在蓝色的塑料椅上。

      “孙阿姨……”我奔到她面前轻声呼唤,难道我做贼心虚?

      “你不用管我,自己回去吧,我搭长途车就好,票都买啦!”孙阿姨的口吻淡如凉水,但我知道她心里面已经烧开了锅。

      “快跟我走,有什么事情路上聊,好吗?!”我请求道。

      她那双美目并不看我,黑眼圈明显,眼眶略过红潮:“没事的,你先回去吧,明天一早还要上班,不麻烦你了!”

      必须承认,她这种态度让我内心崩溃。孙雪兰半夜假扮她的事,真叫六月飞雪,我比窦娥冤。其妹偷房卡,盗喷她的香水,在漆黑的房间里面头顶薄被与我肉搏,且全程禁言,孙阿姨口中的骚蹄子我连屁股都没摸着,鬼知道是谁啊?再说了,保洁阿姨满嘴谎话博同情,我还没与她计较什么呢?!

      我拽住她的手腕,孙阿姨愣了愣,本能欲甩膀挣脱,但眼见周围不乏几个好事者,小镇也重来不缺男女方面的八卦话题。她意识到如果在候车厅闹事耍赖,将比昨晚更难收场,才不情不愿地跟随我登上SUV。

      驶离小镇,我和孙阿姨开启静默模式。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,怎么劝导。对于女人这种生物,按她们的逻辑,所谓解释就是掩饰,我从没想到的是作为一介“炮友”,曾几何时,需要照顾旁边这位性伴侣的感受,更何况此番送她和儿子回老家,我捞到的好处凤毛麟角,连当地美酒也没来得及痛饮几杯,却还无意之中惹得一身腥。

      车行驶至半路途中,孙阿姨突然发声:“快停车!我想上厕所。”

      “稍等,我帮你找地方解决。”我瞄了一眼手机导航,最近的休息站还剩五公里。

      我发现屏幕显示,主路的右侧不远处有一条下匝道,必须离开高速才可以停车。我轻打方向盘,SUV顺匝道驶入不知名的小路,又拐了三五道弯,停在野外的某处密林边缘。

      孙阿姨从面前仪表台的纸巾盒中胡乱抽了几张,招呼也不打一声,推开车门向密林深处走去。性吧首发

      我心情复杂地跳下车,间隔一定距离摸进密林,她正背对我蹲在半人高的草丛间,大概恰好尿完,两腿间断断续续地坠了几滴,几缕粘了骚露的耻毛纠结下垂,黑色的丁字裤挂在膝盖处,她双手抓着裙摆,布料边际仅遮住一小部分白花花的肉臀。偷窥使人亢奋,我悄无声息从后面蛮横地搂住她肥隆的小肚子,吓得她手握的那几张纸巾如同白蝴蝶般飘飘落地。

      孙阿姨倒退半步,失足后却离我的身体更近,她惊呼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     我翻起那围裙摆,白嫩光洁的大屁股蛋子恰巧拱向我支棱着的西裤,我拍拍她松软的冬瓜肥臀说道:“把屁股翘起来,小老公要肏你了!”

      “不……不要……大白天……又在这种地方……”孙阿姨说着拒绝的话,手臂却撑住她面前的一颗树,肥臀反向操作,即使她善于胡编乱造自己的过往经历,但熟女体内的欲望从来不会撒谎。

      昨晚没有发泄,肉茎跟我一样怒发冲冠。我放出这条丛林狂蟒,形如蛇蛋般的龟头,对准揉成一团的骚瓣之间那道肉槽刺去。紧张、害羞、痛苦……复杂的心情让孙阿姨的阴户关门谢客,我摸了摸她这块两条肥垄相夹的凹田,碰到一大片乱糟糟的茅草,满手的湿,不是淫水,而是骚气浮生的尿液,我抖手甩了几把,将剩余部分抹在她右侧的屁股蛋子上面。

      “啊……脏死了……臭死了……嗯……”她伸手想擦拭臀侧的尿渍,纸已落地,身子又被控制,无法去捡,随便抹抹恐怕弄得自己手也遭殃,只能作罢。

      我没心情与她扯皮,肉茎往小阴唇保护的嫩肉部分强塞。一点点向骚穴里硬挺,好像医院给病人注射刺激性大的药液,怕患者臀部酸痛,所以不敢推得太用力。而我眼前的问题是孙阿姨的肉洞仅存维系平日湿润的普通体液,缺乏动情时流淌的浪汁。以往交欢期间那些仿佛生了膛线的糯肉,今天却成为了道道障碍,肉茎就像是辆重型卡车,正驶过等距相隔的减速带,即便缓慢前行,也很难避免轮胎传来的顿挫感。

      “啊……死人头……疼……阿姨疼死了……还没湿……你怎么就……就肏啊……嗯……”孙阿姨躬着的身子随肉茎的渐深而绷紧,好像插进体内的不是男人肉做的撅物,而是钢质的利器。

      我顶住骚穴尽头的宫口,深吸一口气说道:“呼……孙阿姨……你是骗子……必须接受惩罚……疼也是你活该……”

      “嗯……嗯……死人头……”孙阿姨带着哭腔,“你……你跟我妹妹……阿兰勾搭……应当是你的错……啊……好痛……你快放开我……啊……”

      “呼……我以为昨晚的……那个女人是你……好吗……孙阿姨……孙雪梅……阿姨……”我低吼道,一字一顿地喊她的名字。肉茎稍稍倒车后,龟头再次撞向宫口,“呼……你妹妹……孙雪兰……她自己送上门的……怪我喽……”

      孙阿姨的秘径又涩又紧,各年龄段女人,以及不同的女人之间阴道的质感是哪种?滑且松,滑且紧,或者涩且松……我懊恼没能透过私处识破她妹妹的诡计,懊恼小兄弟像被怪力掐住似的,稍稍动一动,外层的皱皮就有些火辣辣。总说扯着蛋,我这是扯着皮了。如果不是阳物夹得疼,我肯定要擦破孙阿姨的糯肉,给她些血淋淋的教训。我想到昨晚孙雪兰的招式,宫口应该也是女人的敏感点之一吧,我摇转臀胯做圆周运动,然而在密不透风的洞府内耍花枪,空间还是太过狭隘。

      “嗯……啊……你……是故意……的吗……快拔掉……阿姨……阿姨现在不想做……嗯……”她收拢肉洞,连同那嘟嘴般突出的菊门。但事与愿违,她重复这套动作,阳物和糯肉结合得更加紧密,好像二者天生就是一体的。龟头与宫口相互挤压,通电般传导快感,孙阿姨的秘径犹如墙面崩裂的海底隧道,淫水从四面八方由慢至急地涌来。

      我进入她体内的探测棒发现活动空间的微妙变化,孙阿姨的销魂洞府宽阔了一圈,宫口似乎也随之更为深远了,就像她这个保洁阿姨藏匿的秘密,即使被人瞧出些许端倪,也难以知晓全貌。

      “孙阿姨……你为什么要骗我……”这句话一语双关,我后拉肉茎,撤掉了多半根,再全力一送到底,“现在……你的骚屄……湿透了……你应该觉得舒服……才对……”性吧首发

      我试着抽插了几下,撅臀后入式让女人甬道的走向弯曲生异,茎杆因路径微调而略感压迫。穴腔满是淫水,内壁膛线发挥增加摩擦力的作用,阳物既可以无比顺畅地往来,又可以感受龟棱刮过凹槽时的快活。孙阿姨的淫水量大且滑腻,证据确凿,说什么不想做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     她还死鸭子嘴硬:“嗯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舒服……你好烦……我的事情……同你……又什么关系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啊……放开我……死人头……啊……”

      孙阿姨想往前走两步摆脱与她身子连接的那根纽带,我怎么会轻易饶过她呢?我双手猛揽她的腰肢将其拽回,龟头和宫口仿佛磁石的两极,牢牢吸成一对,我将温柔抛诸脑后,左手扶腰,右手掐臀,必须用跨下的肉刺惩罚说谎的女人。或许如她所言,这件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,但我恼恨被孙家两姐妹作弄戏耍,胸中郁结,还有那团无从释放的欲望,压抑转为淫火灌注肉茎,成为从臀后鞭挞她的能量。

      人类首先是动物,后入式也是动物交合时最为常见的体位,我一度怀疑这种做法才是人类性行为的原点,而高级灵长类在岁月的长河中,探索挖掘肉体乐趣的奥秘,进而发明了那些杂七杂八的奇技淫巧。

      “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”熟悉的肉击声飘荡在林间,耳畔传来虫鸣鸟啼和树叶的沙沙低语,荒郊野岭,绿草萋萋,我像原始人般释放着兽欲,转眼已干足几十余次。

      “孙阿姨……我们来做个游戏……你老实回答……说不定我就……就饶了你……”我真不舍得放开她,成熟女人的阴道,即使阔了、松了,于肉茎而言,总有一种温暖如家的归属感。或许通过一次次的交合,我已经习惯来回奔驰在这条高速通道上,熟悉的路况,固定的景色,甚至可以大撒把,让肉茎随心所欲,这些是昨晚孙雪兰无法带给我的。

      “嗯……你想晓得什么……丁大壮……我妹夫没有弄过我……他们两个也没有赌老婆……那是……我心里报复……报复我妹妹……编的故事……但是……有一部分……是真的……陈富生真是滥赌鬼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能不能停下……再讲……啊……”孙阿姨断断续续地说道。

      “啪!”她的肥屁股蛋子挨了我一巴掌,落下右手的红印记,我边抽送边审问,沉迷于利用性交挖掘孙阿姨往事中潜藏的真相,“呼……你跟前夫哥离婚的原因……告诉我……是因为你妹妹吗……”

      “嗯……陈富生……鸡巴……萎掉……是因为……我回城里的……出租屋……发现阿兰……和他脱光了……抱在一起……他还在肏阿兰的骚屄……是我吓软了陈富生的……鸡巴……阿兰那天得意地同我说……她和姐夫早就睡过了……呜……”孙阿姨回忆着那一幕,发出熟悉的悲鸣。

      她的哭声确实勾起我怜香惜玉的情绪,肉茎的行事作风由处刑般的暴烈击打,化为安慰似的亲昵调弄。如泣如诉的低语与通体快意全都清晰无比地钻彻我的骨髓。

      我闭上眼睛,阳物轻轻地推抵尽根,再慢慢地拔回一截,但龟头始终徘徊在阴道最深处,采摘孙阿姨娇嫩的花芯,仿佛我就是陈富生,孙雪梅变身成了孙雪兰,幻想姐夫与小姨子偷欢时的刺激,还有与孙家姐妹各行床笫之欢的乐趣。我睁开双眼又发问道:“呼……丁大壮是……怎么知道自己老婆出轨的……他跟陈富生……进城打工……是你编的吧……”

      “呜……是的……丁大壮一直呆在……镇上开茶室……开始我忍了……没想闹的……但……陈富生的病……城里大医院……又没法子治……我咽不下这口气……就跟他离婚……再把这桩事情……同……丁大壮……讲了……呜……是我害死了他们两个啊……呜……”孙阿姨赖以支撑的树干好像跟她一起哭得风中凌乱。

      清白无辜,传统隐忍,一切全是假象啊!我对孙阿姨重新施行法杖,冷酷地抽拔,凶狠地插抵:“呼……你妹妹不知道你去告密……她一直以为事情……是丁大壮自己发现的……对吗……”

      “嗯……呜……”几片叶子悠悠零落,恰如她的点点泪珠。性吧首发

      我感到头晕目眩,并非与孙阿姨对话的过程中肉茎进出了秘径无数次,而是得到的答案令人毛骨悚然。孙家姐妹在爱欲纠缠的种种经历中,既扮演了受害者的角色,也扮演了加害人的角色。女人为了自己的幸福和“性福”,却种下各种恶籽,结出家破人亡的苦果。

      “啊……死人头……事情我……我全部说清楚了……你想怎么样……呜……”孙阿姨似乎很难再依靠那颗树站稳了。

      “呼……让我送……送你……上天……亲爱的阿姨……呼……”我左手胡乱揪来她的头发,如同拉动缰绳驯服一匹野马,下身施展最大的力量和最快的速度,肉茎带出淫水的同时,两朵小阴唇似乎就要飞离她的骚缝裂谷,连穴口的暗红色糯肉都被翻扯显露,恶狠狠且毫无技巧的抽送,让我体内的激情也像密林深处的风声鸟鸣般越来越明朗。

      “啊……头发……疼……哦……丢了……啊……阿姨真的……真的上天了……又要尿……尿……呜……”她拼命哭喊,头皮疼痛催化了高潮的降临,身上冒着各式各样的液体。纷纷滴落的泪花,牵牵黏连的淫浆,滋滋崩溅的骚尿,这些液体分为三股洒向杂草、泥土和树杆。孙阿姨自带绿化用水壶,为这些野芒林木施肥灌溉。

      我趁她排泄淡黄骚臭时举起她的右腿,这幅双臂前支、腰背放平、单腿而立的造型真像依树撒尿的骚母狗,而我正拉紧牵狗的带子,她的身子也跟着一抖一抖。我让孙阿姨保持这个淫荡的姿势,龟头顶住宫口怒气冲冲地连续喷发,阵阵炽热辛辣,好像马眼中射出的不是精华浓浆,而是一股股火焰,泄愤似的喷发了许多,直到传输管道内的火焰全部耗尽。

      一场丛林野战,孙阿姨的双腿酥软或者麻木了,我扶住那具即将倒入泥土的丰满身子,左手揽过她脑袋送向肉茎,怒火虽已泄入熟女阴道,但马眼口还残留着点滴浓白色精华。

      “快,帮我弄干净!”我心有不甘地说道。

      “嗯……”

      她双颊犹挂泪痕,紧皱双眉,摇头抗拒。我握住软塌塌这条往孙阿姨并拢的唇瓣处递送,她表情复杂地抬眼仰望,不屈还是幽怨,愠怒还是嫌弃。阳物外皮除了男人精华以外,还粘满女人体腔的淫水,或许再参杂一些余尿,这些液体弥散的腌臜之气即便被植被和泥土的清新遮掩掉大部分,还是幽幽钻进我的鼻孔,更何况她的俏脸与阳物几乎快贴上了。

      我挤压出肉茎管道内剩余的精华,白色黏浆涂遍那两瓣艳红娇唇,好像这张贪吃小嘴儿刚刚舔过酸奶盖。待我松开她肉厚的肩膀,孙阿姨如获大赦般捡起四处散落的餐巾纸擦拭上面的唇,又抹净下面的唇。

      回到SUV,我见孙阿姨实在可怜,尤其是那两条无遮无拦的玉腿,便掏出背包里的丝袜递过去:“亲爱的阿姨,丝袜帮你买好了,四双肉色的,四双黑色的,应该够穿了吧!”

      八条丝袜原本应该孙家姐妹平分的,但以孙阿姨现在的心情,提及送这类女性贴身之物给她骚蹄子妹妹显然是没事找事,索性都赠与姐姐吧。

      这次她却没有欣然接受礼物,而是一声不吭,默默地爬进车后排,背靠门板,身子蜷缩着开始痛哭。正如其妹孙雪兰对姐姐的评价,孙阿姨悲伤涕零我见犹怜,莫名生出男人自发的保护欲。我坐到旁边搂住她,让这张悲悲戚戚的俏脸深埋于我的前胸,泪水渐渐浸湿了白衬衣。

      “亲爱的阿姨,我发誓,昨晚我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你妹妹,她进了房间灯也不开,一句话也不说,直接爬到床上……”我在她耳畔柔声叙述,坦诚以告或许就是最好的慰藉。

      孙阿姨哭得差不多了,低低抽泣,我轻撩她鬓角的缕缕发丝,吻过那两道几近收干的泪痕,然后又想去亲小嘴儿,美丽的熟女扭过脸道:“别亲,脏……”

      一口啄中淡红晕染的侧脸,我自嘲地笑了笑,取来礼物,拆除丝袜包装袋,躬身脱掉熟女的中跟皮鞋,想帮她套上肉色连裤丝袜。有时候丝袜除了可以增添女人双腿的魅力,还会为其增添一些安全感。

      孙阿姨受宠若惊,夺过丝袜说道:“你……我自己穿……你赶紧去开车。”

      返回驾驶座,我调整中央后视镜窥探孙阿姨穿丝袜,她发现我反射过去的目光,俏脸通红羞臊地笑道:“小色鬼,干什么啊?!女人穿袜子有什么好看的?!”

      “亲爱的阿姨,丑女穿袜子确实不好看,但是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穿丝袜,啧啧,就另当别论了!”我略作停顿后,说出一个大胆的想法,“那个……既然你儿子暑假待在老家,要么你这段时间住到我那里去,可以吗?”

      我突然想起某句经典论调——男女之间很多矛盾一炮即可解决!而一炮再搭配本人刚才那通坦率,孙阿姨或可释怀了吧。我意淫起与成熟女人脸红心跳的同居生活,车后排的她会同意吗?性吧首发


      【未完待续】

  字数:5,043

打赏

参与人数 1金币 +100 贡献 +5 原创 +1 收起 理由
逍遥情羽 + 100 + 5 + 1 [评分]原创内容

查看全部打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每日活动:杏币金币免费领】—【杏彩娱乐 3D胆 周入388】—【美女嘉宾推荐飞机杯只要199】
回复 + 2银币

使用道具

等级:Level 7

17

主题

36

帖子

111

积分

Level 7

积分
111
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3-31 18:27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

等级:Level 2

0

主题

39

帖子

6

积分

Level 2

积分
6
发表于 2020-4-15 19:37:59 | 显示全部楼层 |
大神别沉了啊,再忙也要满足狼友们的小心心啊

等级:Level 1

0

主题

1

帖子

1

积分

Level 1

积分
1
发表于 2020-4-29 14:10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
期待更新啊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X
TOP 加入VIP 微杏APP
签到中心
百年杏吧杏彩蜜桃儿92娱乐摩臣娱乐微杏APP杏书宝典第一坊大秀杏耀娱乐钻石棋牌

加入我们|地址发布器|Twitter|广告商务|小黑屋|2257|DMCA|Archiver|杏吧-华语第一成人社区

GMT+8, 2020-5-26 18:20